BIM中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 > 正文

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三维协同设计大跃进之谜

来源: BIM中国网

–对话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吴付标

这是中水顾问集团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从工程项目三维协同设计到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履历”。

2010年底,签订首期三维协同设计软件采购协议。

2011年,开始成为三维设计参观基地。

2012年,签订Bentley 软件ELS企业授权协议。

2013年,成立工程数字集成设计系统研发基地,全院工程项目三维协同设计的实施比例达60%以上,全生命周期管理服务开始启动。

2014年,三维协同全面普及,全生命周期管理持续推动。

……

这样的发展速度,在中国的勘察设计与工程建设领域堪称奇迹。从这个时光机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院)匆匆的步履。

对于中南院的成功之道,我们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去探索,正如无聊的老大妈们喜欢探究邻里的隐私一般。笔者从业界人士口中不时听到过中南院推动三维协同设计所采取的一些积极措施:培训、比赛、发挥年轻人的积极性,等等。然而这不足以解释这一速度的发生。我总相信这背后有着更高的道、更妙的术。

怀着一种好奇、一份期待,我来到毛泽东曾经“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长沙,采访中南院狄副院长。

作者:三年时间,中南院让三维协同设计全面开花,在这背后,是什么激励你们不遗余力、又能功成名就?

狄副院长:这来自多方的倒逼机制。首先是业主的倒逼。在传统的二维设计中,各专业单独出图,没有交集,常见病、多发病始终克服不了,给业主带来很多问题。如今的业主,对三维的理念已经非常接受,早已不再满足于设计院提供的设计图纸服务,他们希望得到更多关键的工程信息。

第二是国际业务的倒逼。在国内,设计还是苏联模式。但在国际市场,我们所承担的大部分项目多是总包,设计环节必须要与国际接轨,而且国外的项目问题更多更复杂,必须借助先进的手段。

第三是设计院内部的倒逼。因为专业多,所以进度要协调,技术要协调,局部还要协调。二维难以解决协同的问题,三维协同设计是条明路,就成了必然之选。

我们对于三维协同设计接触的早,却赶了个晚集,有种紧迫感,要跑起来。

笔者:看来倒逼不仅仅是当今中国的政治流行词,的确也反应了商业实践。不逼一逼自己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那么,采用了三维协同设计以后,公司业务有哪些明显的变化?

狄副院长:相比传统的二维设计,三维协同设计在提高团队效率和产品质量以及精准的材料统计方面尤其突出。以往的“错漏碰”现象、专业间的“互相推诿扯皮”现象,在采用三维协同设计后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随着技术人员熟练程度的提高,对工程理解的提高,三维模型搭建的速度也在提升,效率自然也明显提升。第一个三维设计项目我们集中一批人在宾馆奋战了45天,第二个项目缩短到30天,第三个项目可能就二十几天。

同时,通过采用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概念,对我院的水电、风电及污水处理等工程总承包项目进行全过程管理,管理工作更加精细化,更加顺畅也更有效率。工程项目的管理是企业管理中的重要课题,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传统的管理方式已经不适应现有发展,这就需要从管理理念和方法上进行创新,重建管理体系,引用先进科学的管理手段。

笔者:如果说由于倒逼机制,中南院就做出坚定走向三维协同设计的决策,那么,自2010年末引进三维协同设计技术到现在才三年的功夫,这一技术就得以全面应用,如此快速,源自什么?

狄副院长:推进快也是多方面原因。首先,是院里的支持和努力。我们每年初都编制年度培训计划并全院下达实施,现已经培训考核了近800人,他们对我院三维设计技术已经基本掌握并能投入于生产设计中,这对实现我院全面全专业三维设计至关重要。 同时,连续3年举办三维设计竞赛来调动大家的热情和积极性,在很多工程项目上实现多点开花,实现了三维的常态化。我们还颁布了一些政策性文件以支持三维设计的开展推广。

我以前在生产单位,又从生产单位到了党群工作部门,再来负责三维协同设计这项工作。我总是告诉同事们,三维协同设计仅仅依靠三维设计部门是推不动的,推动新生事物必须依靠集体的力量。党的工作是利用各方力量,经营生产部、工程部、管理部、科技信息部都要参与。党群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到各个部门进行宣传交流。团委对年轻同志很有号召力,比如成立个青年突击队。数字工程中心的同事也很不错,特别是年轻同志比较多,朝气很足,工作很努力。光有他们是不行的。

作者:从狄副院长的谈话中,让我想起了最近听到小米创始人之一黎万强的一句话:参与感是新营销的灵魂。新技术的推广在企业内部的营销至关重要,让大家参与进来将形成一股强大的洪流奔涌向前。而推动参与是党组织所擅长的,我们都知道“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我党的三大法宝。

狄副院长: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软件技术提供商的Bentley公司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支持力度也很大,包括前期培训、上手适应等等。当我们还不具备三维能力的时候,Bentley公司的工程师坚守在我们身边当我们的老师,然后才逐步过渡到我们的自主培训。Bentley在解决全球基础设施尤其是大土木领域的三维协同设计和实现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上,和我们的主营业务十分吻合。另外,Bentley在中国区的资源力量相对雄厚,现有近200名资深员工,我们当时在进行平台比选后选中其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并签署了有关的战略合作协议,为加强双方更深入的合作和创新做准备。

三维协同设计技术作为行业普遍认可的技术,整个过程必须要亲自去实践,敢于迈出第一步,才能深有体会,摸索好我们要走的路。大家用三维没问题,但三维还是花钱、花精力的,我们目前为止投入了不少钱 ,需要舍得下功夫和投入。我们勘测设计院的这群人都是一介书生,喝酒没别人厉害,搞关系没别人擅长。提升核心竞争力必须走技术路线。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我们的三维协同设计推广的很快,这个“晚集”还是以三年的时间很好的赶上了。

作者:在三维协同设计这条价值链中,业主是很重要的一环。业主对于三维协同设计的接受度如何,如何引导他们采用新技术?

狄副院长:一部分业主主动要求采用三维协同设计,极少数的甚至提出了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服务的要求,但大多数尚处在“不一定主动要去做,但愿意接受它”的状态。业主知道三维协同设计及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有好处,三维设计帮助他们更明白的找到问题,但具体好在哪些方面,需要多大的投入等尚缺乏具体认识。 对业主来说,认识和习惯性问题是最大的障碍,在具体的工程项目中成功应用三维协同设计对于业主来说更有说服力。

作者:Bentley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刘德盛最近谈到,中国勘测设计和工程建设行业正在从三维协同设计走向智能信息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这是继甩掉图板选择CAD的第一次革命和从二维设计走向三维协同设计的第二次革命之后,勘测设计和工程建设行业迎来的第三次革命。目前,全生命周期管理这一步,中南院开始走了吗?

狄副院长: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已经在一个正在进行中的总包项目中应用。随着我院工程总承包业务的发展壮大,国内外业主的新要求,以及三维协同设计技术的发展,开展工程项目全周期管理工作十分必要,这对实现科学决策,防止资金浪费,及时纠正项目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保证工程建设安全,促进项目建设提高经济效益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于我们院来说,这也是一个增值服务。

笔者:从筚路蓝缕的开拓,走到遍地开花的今天,您认为接下来的三维协同设计与工程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之路会更好走一些吗?

狄副院长:这将是一个比较痛苦且漫长的过程。不同于CAD只是把手工画图变成电脑画图,三维协同设计涉及的问题非常多,面对的挑战也很多。但我们依然会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这不仅是产业不可逆转的趋势,它也带来了现实的效率和质量。通过三维设计可以实现精细采购、精细设计以及精细管理。从国际化竞争层面上看,在规范问题与盈利能力方面,三维图的优势远远在二维图之上。

我们认为开展这项工作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愿意继续深入开展下去,为行业未来的标准化做探索,争取早日成为行业的引领者,甚至标杆。2014年,我们所有项目都要走三维设计路线,水电、抽水蓄能、石油洞库甚至包括景观设计都要用三维。因为现在培训做了很多,考核也到位了,一些必要的开发也在做,我认为三维的基础和氛围已经日趋成熟。

笔者:当今,三维是一个很火热的概念。你认为三维对于工程行业会带来怎样影响和变化?我们的社会又将进入怎样的一个三维世界?

狄副院长:从三维电影到三维打印,虽然目前成本高,但它很直观。随着信息技术、机械技术等各种技术的发展,三维的门槛会越来越低,实现起来越来越容易。我们所看到的三维打印已经是第一步,再延伸到三维电视、三维手机,说不定只需要五到十年。在工程设计方面,十年以后将得以全面普及。从全国的水力水电行业来看,现在用三维的比例只有10%左右,大家都刚起步,但二维已经不是主流,也没有竞争力,三维协同设计和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的魅力正在一步步显现。未来的世界一定是三维的!

作者:中南院置身于中国与全球的勘测设计与工程建设市场数十载,早已接触到三维协同设计等新技术,隐隐发生了采用新技术的革命冲动并且去探索。是市场的力量倒逼着他们毅然决然地行动起来,积极实施内部营销,激励全员的参与,收获今天的成就。在未来的三维世界中,中国的勘测设计与工程建设企业不仅是参与者,更是建设的主力军。大潮涌来的时代,只争朝夕,时不我待!

注:作者系IT与通信市场咨询顾问


上一篇:天津市建筑设计院下一步技术主攻方向
下一篇:欧特克智绘建筑信息模型未来图景

相关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