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中文网

会员投稿 投稿指南 公告: BIM中国网QQ千人交流群: 166830540 (1000人容量),欢迎加入!
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正文

关于CaBIM的举例分析

来源: 陈光新浪博客

对于CaBIM这个概念的理解是与BIM的定义伴生的,但由于对BIM进行精确的定义颇为不易,我们就先通过一些具体的CaBIM例子的分析来看看CaBIM的概念,然后从这个独特的角度去理解BIM。参考:主要的CaBIM软件在中国民用建筑领域中的定位分析(2012新版)

▲一个CAD工具,当你用它在画风景画的时候,它就是电子画板。当你用它在辅助设计的时候,它就是Ca-Design,也就是CAD。当你用它来辅助BIM时,它就是CaBIM。(图示举例,CAD绘制的风景画,传统CAD施工图,MagiCAD或鲁班模型)

▲BIM是一个处理信息的过程,它并不是总需要某种软件工具的,比如协作讨论经常使用的是远程视频会议系统(也许并不是在讨论一个三维模型,而是在看某一个表格),当然你也可以将其归入广义的CaBIM阵营。(图示)

▲Visio在用于空间规划的时候,是标准的CaBIM工具。(图示)

▲微软的Project软件看起来没有关于建筑物的形象的图形,但是,当一个熟练的工程师看到一张进度图而在脑海中产生了三维的建筑形象,那么可否将Project与大脑的人机协作合并起来理解为CaBIM呢?如果是,那么Excel和Word也同样是——当它们被用于叫做BIM的生产方式时——此时,可以推及所有的协作方式都是BIM,这是一个含义极为广泛的定义。

▲而将Project与3dMax软件协作起来进行虚拟施工,则是标标准准的BIM应用,即使后者也通常被当做是BIM的反面典型(3dMax制作的仅用于查看建筑美学效果的模型,通常被认为是“没有信息的模型”)。于是,我们此时又可以理直气壮地把两者都列入CaBIM的阵营了(相比于前述的人机协作的有争议的例子)。

▲既然3dMax都能够列入CaBIM的考察范围,那么SkechUp就更有资格了。那么为何有些书籍(BIM手册)没有将其定性为BIM软件呢?这与其讨论语境有关。SkechUp的软件架构并非是针对BIM而设计的,其面向型体的基础架构与面向建筑构件的BIM思想完全不是同一个方向。但是当你把SkechUp用于建立BIM建筑模型时,尤其是借助大量的第三方插件进行建筑性能分析时,这就是不折不扣的CaBIM,而且其建模效率还不低。这个特色在很多的图形引擎软件中都可以看到,包括前述的CAD和3dMax。

▲按照前面的例子分析,传统的CAD,3dmax和SkechUp都可能在某种情况下成为CaBIM,那么是否可以推及:REVIT在某种情况下不属于CaBIM?是的,只有在REVIT用于辅助BIM的工作是,它才可以称为CaBIM。
一款软件是否属于CaBIM取决于如何去使用它。”BIM软件”这个称谓是对一款软件的定性,而CaBIM这个称谓则是对于软件应用方法的定性。我们经常争论某一款软件是不是属于BIM软件,这样的界定忽略了这一款软件的BIM与Non-BIM两种相反的使用方法,因此,CaBIM比“BIM软件”这一称谓更好。

有很多朋友很关心:既然欧特克传统的几款软件联合起来也可以辅助BIM,那又为何收购REVIT等一系列软件来架构其CaBIM平台?其实在收购REVIT之前,欧特克是在研究如何基于其原有CAD平台来架构成CaBIM的,其结果是竞争力不如REVIT这种软件,后者从骨子里就是按照面向BIM的思想开发的。我们可以同样对比REVIT和SkechUp的产品定位。

▲再来看看CaBIM的一个重要特征,即协作。仍然是拿CAD举例,如果CAD软件是在辅助设计,那么图层管理是做什么的呢?我们都知道,在传统的设计工作中并没有图层管理这回事,那么为何CAD软件里面有这个功能,它是辅助什么业务的呢?
插一个题外话来讨论一下:电脑是为了帮助人们的某种工作而诞生的,那么杀毒是在帮助什么?查杀电脑病毒是人世间从未没有过的新鲜事物,除却千年虫问题时代香港街头兜售的杀虫药。类似的还有邮件密送、标签式分类、在线文档协作、社交网络、微博、圈头像等等应用。

这个题外话是想说明,计算机信息化的发展已经远超传统的业务过程本身,它扩展出来很多外延,这个外延的范围甚至于大到了自成体系的程度。互联网就是一个典型,互联网不是对传统人类社会的某种模拟,而是完全的重新建立了一个虚拟的世界,所以如果说计算机是对人类思维进行仿生的结果的话,那么互联网就是在此基础上的创世纪。

这个革命性的特征在CAD时代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在BIM时代就完完全全得展现出来了。CAD时代为建筑业的计算机应用打下了充分的基础,到了BIM时代则重新建构起全新的体系。这个全新的体系不仅仅是对于传统业务的帮助,更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关于建筑设施的信息处理过程。▲

翻译的例子。中国人和外国人交流需要翻译,广东人和山西人交流却不需要翻译,因为他们的口头语语言虽然完全不同,但却可以使用完全一致的书面语进行交流,这就是秦始皇时代实现的“书同文”。在建筑业的不同阶段进行信息交流的过程中,哪种元素可以起到书面汉语的这种作用?

再回到图层的问题。在若干不同专业的设计师进行协作时,甚至于在设计软件与预算软件协作及向设施管理的空间管理系统传输空间数据时,图层功能变得非常重要,某种属性相同的图元被安排在同一个图层中,能够轻易地被下一个软件批量地处理。此时,图层充当的是对图元进行某种信息分类的管理功能。

(待续)


上一篇:绿色建筑寻求“中国特色”
下一篇:BIM与CaBIM的关系

Tags:BIM CaBIM 陈光
相关文章列表: